首页>保险资讯>一条保险条款引发的争议

一条保险条款引发的争议

2019-06-20 08:41:03 分类:保险知识    

保险人依据保险车辆驾驶员在事故中所负责任比例,相应承担赔偿责任”,这是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机动车辆综合保险条款》第31条规定的“按责赔偿”条款,2007年3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确认由这一条款可以推出“零责任,零赔偿”,终审判决张叶飞律师代理的被保险人败诉。之后张叶飞另辟蹊径起诉辽宁省高速公路管理局,2008年8月份,张叶飞收到了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人民法院的胜诉判决。当事人的权益得到维护了,但是张叶飞依旧对当年由“按责赔偿”推出“零责任,零赔偿”的败诉理由颇感不平。事件回放小王是张叶飞的当事人,2005年11月27日,小王驾驶车行驶在京沈高速公路上,为躲避行人何某撞在护栏上,造成车辆损坏、路产损失、行人何某受伤的交通事故。经锦州市交巡警察支队认定,小王无责任,何某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。需要说明的是,根据新的交通安全法,何某虽然对交通事故负有全部责任,但是他不是故意造成交通事故,所以他对机动车的损失不负赔偿责任。事故发生后,小王向其投保的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北京分公司(下称“联合保险公司”)提出索赔申请,联合保险公司核定了车辆修理费63130元,小王也将车辆送到了指定的修理厂修理。一切手续均按保险合同的要求进行,但是没想到最后联合保险公司竟然拒绝理赔,理由是:根据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机动车辆综合保险条款》(下称“《中华保险车险条款》”)第31条,保险人依据保险车辆驾驶员在事故中所负责任比例,相应承担赔偿责任,小王在本次事故中没有责任,故其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。小王觉得很冤:车辆损失险、第三者责任险、不计免赔特约险、玻璃单独破损险、车上责任险、全车盗抢险,主险、附加险能投的他都投了,保险事故也在保险合同有效期内,自己也完成了合同要求的索赔程序,就是因为驾驶员在事故中没有责任,保险公司就不赔了?于是小王找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的张叶飞作他的代理律师,准备起诉联合保险公司。张叶飞研究了整个保险条款,尤其是第31条,得不出“无责任就无赔偿”的结论,而且当时江苏省扬州中院已经终审判决了“零责任,零赔偿”是无效条款,所以他对这个诉讼很有把握。然而出乎意料的,2006年11月27日,北京市朝阳法院一审判决小王败诉,理由是“因本案中保险车辆驾驶员不负事故责任,根据按责赔偿的约定,中华联保公司不负赔偿责任。”2007年3月1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维持原判。面对这样的结局表示委屈,张叶飞提出质疑。小王的委屈本以为天经地义的享有某项权利,但是却被告知没有,这就是小王的委屈。我们一般常说某人不知道自己享有某项权利,很少说不知道自己没有某项权利。但是对相当一部分上了保险的车主来说,确实有一项权利他不知道自己并不享有,即遇到本案中小王遇到的情况时,要求保险公司赔偿损失的权利。为了验证这个观点,记者随机向十位车主作了问卷调查。这十位车主投保的保险公司包括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太平洋”)(5份)、中国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某”)(1份)、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某”)(1份)、中国人民保险公司(下称“某”)(1份)、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保财险”)(2份)五家。问卷第7题设计的是:如果遇到本案中小王遇到的情况,您认为您的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赔偿责任?太平洋的五位被调查者中,有三人选择“是”,两人选择“不知道”;某的一位被调查者选择“否”;某的一位被调查者选择“否”;某的一位被调查者选择“是”;“中保财险”的两位被调查者选择“不知道”。经记者查阅,除某和中保财险外,其他三家保险公司都有与《中华保险车险条款》第31条相同的规定,分别是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辆综合险条款》第12条、《中国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辆保险条款》第10条和《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辆保险条款》第13条。由于某和中保财险没有规定“按责赔偿”条款。为计算的科学性,记者将这两个保险公司的三位被调查者刨除出去,可以得出:43%(3/7)的人以为自己有权请求保险公司赔偿,仅有29%(2/7)的人知道自己没有这样的权利。但是不论是认为保险公司会赔偿的人,还是认为保险公司不会赔偿的人,都认为保险公司应当赔偿,不赔偿不合理。张叶飞的质疑问及不合理的理由,这些车主说不出一二三,因为这只是他们朴素感受,而作为专家,张律师从专业角度为这种不合理找到了依据。首先,从公平角度来讲,投保人订立保险合同的目的是为了出险的时候能获得赔偿,我有责任时你要赔偿,我没有责任的时候你也要赔偿,这是订立保险合同的初衷。其次

相关资讯